←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农村的学生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这几年我有资助一个西部地区的学生,从他小学开始,目前已经上初一了。今天当地负责对接的老师发来这个学期的发放记录,我顺便跟他聊了一下。

我:今年是在学校上课还是网课?
当地老师:最近几天没有上课,县城有确诊病例,从上周开始学生没有入校。
我:总是远程,学生很难学到东西啊。
当地老师:是啊,农村家里更无法保障线上教学。
我:远程上课,家里有电脑、网络吗?
当地老师:没有,有电脑的极少,就靠一部手机。有些家里还有几个学生。
我:就算我出钱给***买电脑开网络,也还有其他学生我照顾不了。
当地老师:是的。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2020年网课已经害了一部份农村学生了。那一年学生用了手机,后来家里的爷爷奶奶也控制不住学生玩手机了,就此没落了。

我也是成长在农村的小孩。父母务农,所以我很幸运地没有成为留守儿童。老家也不属于贫困地区,江汉平原虽不如江浙沪,但相比于西部山区可以算是富庶。在我对童年的印象中,饥饿虽然没有,但经常没有菜吃是常有的,猪油拌饭吃最香。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大年三十跟父亲去买猪肉,小雪中父亲驮着我骑了两个乡镇,还翻过了一座大山,但卖猪肉的都打烊了,那一年过年就没有吃到肉,平时就更不太可能有肉吃了。

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家庭就面临是让我就在村里读初中还是送我去县城读初中的选择。这一点我只能感谢我的父母,最后我去了县城读书,从而改变了我的命运。当然这个选择是有巨大的成本的,找关系、送礼自然是免不了,后续还有更多的费用,比如租房、陪读等等。尽管如此,送进去的也是个不入流的学校。后来沉迷上网,又转学留级,才最终通过了高考的独木桥,进了某 985 高校。

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一直以来都存在。这几年的网课让更多的留守儿童无法获得教育。他们的未来在哪里?跟他们的父母一样进厂打工,一直循环吗?

“目前我国农村大学生占比仅为17.7%,而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这一比例曾达到30%以上。而在重点大学招收的新生中,农村大学生所占的比例同样呈现出下降的趋势。例如,在北京大学的生源中,农村大学生所占比例从1987-1998年间的20%-40%,下降至2000年以后的10%-15%,并且还在不断下降中。”

关于农村大学生越来越少的分析还有很多。有一种可能性是因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农村人越来越少了。但我很怀疑这一点,因为尽管大量人口进城,但真的在城市落户定居能获取到城市教育资源的人并没有那么多。很多学生在父母务工的城市上完小学初中还是得回老家读高中参加高考。

农村为什么这么穷,农民为什么这么苦?究其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主义国家大部份实行工农业剪刀差政策,压低农产品价格,以促成工业迅速发展。但在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国企生产效率极低,导致剪刀差成了给国企工人的福利,剪刀差政策事实上成了农业补贴工业、农村补贴城市的政策,其带来的城乡二元结构贻害至今。就算在人口流动松绑之后,农业品的价格还是保持着最初的价格。这点在苏联和中国都一样,他们的结局会有不一样吗?

# #


《“农村的学生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有 1 条评论

  1. 没想到网课确实对没有网的地方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