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不能再加一秒了

下午广州突然解封,晚上有传言称深圳也要“放开”。看上去清零党们很快要跟着总路线一起摇摆了。但这也可能只是暂时的放松,怕广东省委十三届二次全会期间闹出不和谐的事情来,毕竟也有传言说上海疫情防控收紧。

下午的突发新闻是长者去世,不得不让人回忆起 20 多年前的时光。

第一个是打击邪教。在那个炎热的暑假的某天下午,我在同学家里看电视。突然电视台切换成了新闻画面,描述“法轮功”的邪恶和宣传打击邪教的政策。这个教在我们那似乎并不流行,至少我当时从未听说过有这种东西,所以我和同学都很懵,不知道电视上在讲什么。尝试切换频道发现所有的频道都是同样的内容,印象中整个下午似乎都是在循环播放,我们只得放弃看电视。

第二个是抗击洪水。那时候似乎经常有洪水,“万里长江、险在荆江”的口号也早就植入了我的头脑。还记得有次夜里生产队的所有壮年劳动力都被叫去支援抗洪,修堤坝,我父亲自然也去了。98 年长江大洪水,长者亲自到大坝上为抗洪部队加油鼓劲。相比之下,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现任却不见踪影,后来也只是隔着屏蔽远程“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第三个就是互联网了。2000 年接触互联网,那时候网速谈不上快,但似乎没有任何内容审查,色情网站也是随意可上,所以脑子里面还记得不少那时候的网址。不过那时候看的内容也少,大部份时间还是与人陌生人瞎聊 QQ。

总体来讲,那时候没把“四个自信”挂在嘴上,但整个氛围让人感觉是开放、自信的。由于长者的务实态度和教育背景,影响了那个时代,让人们一种“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的感觉,似乎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尽管也存在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那个时代也是全面贪腐时代的开始。引用一句话总结:使中国摆脱了因镇压六四的外交孤立,修复了与美国的关系,并见证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

然而如同帝制一样,由于集权体制极其依赖于领导人的个人品质和能力,所以一旦有不合适的继任者,社会就会迅速崩塌。长者后续的接班人们似乎有些没有能力,有些没有意愿,这些年的氛围逐步变得压抑沉闷。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人们可以容忍止步不前的政治体制改革,但一旦经济增速放缓,还保持这种高压态势,人们就会开始质疑体制、关心政治,也就导致了最近的抗议行为。尽管现在的抗议看上去还很初级,缺乏领导和组织,但出现这个行为本身就很让人意外了。

#


《“不能再加一秒了”》 有 1 条评论

  1. 沉舟侧畔说道:

    放开了好,好让我把房子卖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