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一点抗疫的经验

从上周开始,公司大部分人都阳了,所以公司业务也基本陷入了停滞。上周的时候,领导还没阳,每天还在群里或者威逼利诱大家居家也要工作,或者分享他的抗疫经验。这周开始他也不说话了,估计是也阳了。

这些没阳的人,还有那些阳过的人,都会在群里分享一些经验。比如没阳的人会说每天晒晒太阳,多运动。比如我的领导,他在上周四午休时还组织单位尚未阳的人去莲花山走了走。那些阳过的人呢?就会分享一些“打败病毒”的经验,比如吃生萝卜或者按摩穴位止咳等等。

他们并没有说假话,因为他们他们的确是这样干的,分享了他们生活的经验。但对于你,这些措施可能并没有什么作用,也可能有作用。因为没有办法证实他们这些措施有效果,也没有办法证实他们这些措施没效果。比如我的领导,说的晒太阳、多运动,当然是没有错的,他也严格执行了,但他还是感染了,看起来还挺重。这几天他在群里都不说话,应该是没精力了。而那些生吃萝卜、按摩或者用艾草熏房子的人,病也的确是好了,但没办法证明如果他们不这么做病就不会好。

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感染新冠后的症状也千差万别。同事们有些很轻微的发烧咳嗽,有些重得起不了床,但最终都没有什么大问题,这周陆续回来上班了。药物供应紧缺的问题在本周也逐渐有了好转的迹象,昨天听闻药店能买到美林了,每人限购一盒,应急足够。这与我之前预测的一致,并不是我有什么预测未来的能力,只是客观科学的看问题而已。

我到现在还未感染新冠,甚至连一针疫苗都没打,还重度抽烟(每天1-2包)。如果说个人的经验可信,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到处宣扬,说“打疫苗才容易感染”、“打疫苗感染的症状比不打疫苗的严重”、“抽烟不得新冠”呢?显然这样说是不合适的,因为我不能证明我暂时没得新冠跟没打疫苗、抽烟之间的关联性。这意思是,那些打了疫苗没患新冠的案例,也无法证明没患新冠跟打疫苗有关系。比如我室友没得新冠,她打了 3 针疫苗,不抽烟。要证明疫苗和感染新冠的关系,需要从以下两方面单独或同时证明:

  1. 从微观上,实时观察新冠病毒在体内跟疫苗产生的抗体在人体内的斗争情况。目前的科学水平做不到,所以这条路走不通。
  2. 从宏观上,统计打了疫苗的人和没打疫苗的人的感染率。统计学不是一门简单的学科,需要做很多控制变量的工作。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疫苗似乎是有效果。但这些数据也有些问题,实验组和对照组并不是完全一致的,可信度就差很多。可以自行查阅思考,看看这些报告选择的人群有什么区别。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显然不能以自己的特例来支持“不打疫苗不容易得新冠”这个观点,那我也就自然不会在亲戚、朋友中间散布这个结论。所以,我在抗疫中没什么经验可说的。

至于那些说“新冠不是大号流感”的人,显然是缺乏对流感的认知。根据我的经验,和具有可信力的资料,新冠与流感的症状不说一模一样,也可以说几乎一样。但这些人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更新自己的认知。从另一个角度讲,人们经常说互联网具有记忆,但其实大部分人都不具备记忆。我对童年时候得流感的情况是记忆深刻,几乎每年冬天都得流感,高烧全身痛,鼻塞咳嗽,夜里躺在床上做噩梦的情形历历在目。更可怕的是那时候庸医流行,有一次打青霉素差点过敏死掉。

这些把奥密克戎视为洪水猛兽的人,预设了新冠不是大号流感的场景,并到处找病例来证明。尽管他们很用力了,这些也无法避免他们被他们自己之前维护的党抛弃,因为党根本不在乎。

#


《“一点抗疫的经验”》 有 2 条评论

  1. ONO说道:

    毕竟是个自限性疾病,到最后还是得看当事人的自身免疫功能。我身边的人,有天天在朋友圈直播自己一天比一天难受的,有从朋友圈消失了一天发了个烧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这就是个幸存者偏差的游戏,会在网上叫苦不迭的,都是那些症状难受的。像我这种就低烧了三天,第四天就恢复得差不多的,又懒得在网上说些什么——自然网上看到的,都是那些症状严重的。身边有人问我「阳了吗」,我说阳过了啊,现在很精神,对方倒很诧异:怎么没见你发朋友圈?我:发了症状又不会减轻,吃药才管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