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河南之火,已经燎原

今年河南的新闻有点多。

从年初防疫政策上的令人匪夷所思的入豫即送红码,到农商银行储户无法取款被赋红码并引起群体事件,再到烂尾房业主集体停止还贷引发全国的停贷,河南从中原之地,变成了落后野蛮的地方。

储户的事儿,现在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联合发布公告说:

“自 7 月 15 日起,对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拓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账外业务客户本金分类分批开展垫付,对5万元以下的客户先行垫付,对5万元以上的另行公告陆续垫付。”

我很好奇,垫付的钱从哪儿来?理论上所有的财富都是劳动者创造的,政府机构均为纳税人供养的,也就是说,国家本身并不创造财富。那意思是不是又是拿纳税人的钱去补储户被贪没的钱?就像疫苗、核酸检测一样,其实是全民买单,并不需要“感谢国家”,对国家感恩戴德的不是蠢就是坏。

再说说烂尾楼。

此前我一直以为烂尾房是少数,离大部分人都很远。这次爆出了几百个联合停贷的,考虑到还有些停工没停贷的以及以前的存量烂尾,烂尾楼的数量刷新了我的认知。在这个房价下,买到烂尾楼的人们太悲惨了,所以他们才会不惜冒着烂征信的风险去停止还贷。在他们被逼到毫无办法、无路可退时候,损失信用已经不能压倒他们。

烂尾楼是怎么产生的呢?源于大陆特色的预售制度,同样是预售制卖楼花,香港为什么没有烂尾楼?这就是大陆的法律和制度因人而异的特色了。在大陆,政府、银行、开发商实际上是利益一体的,形成了对购房者的全方面剥削,靠左手监督右手,当然不可能。

在香港,开发商在叫卖楼花前,要确保地价已全部支付,还要证明自己有足够的钱完成项目。楼款要放在指定律师那里托管。要用钱,得取得律所许可,还要经过建筑师核准。即便开发完成后,这楼款也要先还清银行贷款,剩下的才返还给开发商。这种监管比大陆的严太多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唯一一个绕过这个制度的香港开发商,差点做了一个烂尾楼出来,不过后来又融到资,成功交楼。虽然交楼了,这个老板还是被香港警方第一时间施以雷霆手段,后被法院判刑进了监狱。

咱们这有几个地产老板进了监狱?恒大欠了几万亿,老板还好着呢。也许这就是咱们的制度自信吧。

# #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