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再听《多爱》

我的音乐口味很大部分还停留在学生时代。下班驱车回家,在 Youtube Music 上搜了下“王蓉”,翻看了下专辑列表,发现当年最喜欢的那张《多爱》。听到专辑同名曲时,一种当年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是那段并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的初恋将要结束时或已经结束时的苦闷感。这张专辑在当年应该是陪我度过了多个高中时期的炎热夜晚。

当年听歌用的是一款 松下的超薄磁带机。然而并不知道具体的型号(似乎是RQ-SX76),只记得是淡蓝色的金属材质,比磁带厚不了多少,有线控。还依稀记得在小县城最繁华街道的一家店面前,我非要买这款机器时的场景。对于我家的条件来说,买这款机器算得上是奢侈消费,最终母亲还是给我买了。

边听边回忆起读书那些年浪费掉的家里的钱。在高中以前我并没有家里很穷的感觉,那时候也没什么除了上网吧之外的消费欲望。高中时候也不记得有什么消费了,仅记得的就是这部磁带机。高考完后,还没进入大学就开始败家了。高考完的暑假里买了 Nokia 3230,当时要两三千块。

上大学后还买了多普达 585、Nokia N78、洋垃圾黑莓等;作为对比,我老婆当年整个大学用的就是一部波导的手机。电脑其实本可以买便宜点的笔记本或者索性台式机的,但最终买了八九千的联想天逸 F40。八九千的笔记本在十几年后的现在也不算便宜,何况是当年的年收入一万多块的农村家庭呢?同时期我老婆用的是二手台式机。另外就是双学位的费用。要了家里的钱(还要了两次),实际并没有去读双学位。对我来说,这些钱来得太容易,所以具体多少钱现在都记不清了,只觉得这些钱应该是拿去谈恋爱了。

按学费6000元/年,生活费600-800元/月算,在农村种地的收入勉强能够覆盖我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但我还有这些“奢侈”浪费,再加上家庭的日常开支,只靠种地是不够的。所以我母亲才会出去打工,我也常年不在家,整个家庭更加破碎。

这么想来,家庭的现状,我也有很大责任。

#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