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加塞是一种抗争艺术

尽管换了几次工作地点,但无一例外的,总有一段或几段路会塞车。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出快速路或者转弯的位置。对于这种情况,我一般都是开到最前面压实线加塞。尽管被拍到过几次,但拍到一次后我就知道什么角度不会被拍,此后再也不会被摄像头拍到(尽管存在被行车记录仪拍下举报的风险)。

绝大部分司机都不喜欢被别人加塞,脾气好的骂几句,脾气暴躁的甚至会路怒甚至一脚油门上去。遇到暴躁的,加塞者只能自认倒霉,谁让自己不占理呢?但我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因为我掌握了加塞的艺术。

快、准、狠是加塞的要诀。首先你得提前很久就抱有加塞的意图,但一定不要暴露出来,假装自己是直行的。一旦发现有空隙可钻,比如有司机在玩手机导致与前车距离拉大了,那就得毫不犹豫的打方向进去,等你完成了变道甚至他都还没有觉察到,只会让他的后车无能狂怒。如果没有这种车,就得强行加塞,这时候就看谁心理强大。一般来说大家都赶着上班,不愿意耗费处理事故的时间,所以你大可以肆意妄为;然而总有些狠人,当你发现对方丝毫不让的时候,一定要适时认怂,毕竟你也不想处理事故,并且还是全责。补充一点,加塞一定不要打开“后车加速器”(转向灯),否则后车都加速了,你肯定进不去了。

就我个人经验来说,只要你早做准备,总会遇到几个玩手机或注意力不集中导致与前车空隙很大的司机,所以加塞一般都很轻松,对方连刹车都不用踩。那这样的加塞应该被谴责吗?我觉得不应该受到谴责,反而应该鼓励。

如果道路畅通无阻,当然没有人想要去加塞别人。而很多情况下,拥堵并不是因为有事故,而是因为有龟速车,甚至是毫无理由的拥堵。当你通过拥堵路段之后,发现前方根本就没有事故,只是因为很多司机水平太差,小小的弯道就大幅减速,从而引发连锁反应,“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最常见的原因是“没有原因”的堵车。”。如果这时候你能想办法离开这里,反而能够减少拥堵的车辆数量,从而减缓拥堵情况。

对于前面有玩手机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导致前车龟速行驶的场景,你就更不应该被这种傻逼挡住去路。虽然驾校老师会告诉你实线就是“墙”,不要撞墙。而且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禁止实线变道,否则扣分罚款。但这时候如果你还抱着“守法”的心理,那只能说你是榆木脑袋不开窍了。这种情况只要没有摄像头,去压实线超车才是“正常”的选择。在这种场景下从隔壁车道压实线加塞,更是合理。

由此可以引申出,人民是否需要遵循“恶法”?诚如罗翔老师所言,“一个法如果符合法的形式特征,但如果失去了法的正义性属性,那恶法就是非法的”。哪些情况的法是恶法呢?首要的,就是模糊不清。中国的统治者历来讲究“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这个御民之术一直流传到现在,例如常见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有关部门”等等,到最后你也不知道是根据什么法的哪一条,有关部门到底是什么部门。

我在 B 站经常看的一个叫“徐云流浪中国”作者的视频,他是骑行川藏、新藏线的,非常厉害。今天“因违反相关规定”被封(B站、西瓜、微博等)。徐云肯定不是因为不配合防疫而被封的,他每到一地都做核酸,而且还被绿码隔离了好几次。那是因为什么呢?据说是因为他在视频中说了旅途中看到店铺很多关门的、经济不景气、防疫政策不合理之类的。现在还有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呢?还是那句话,只有真的反贼,才能完美的避开所有 G 点。

当然每每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总有些人说活该被封,谁让你不配合防疫政策(或其他什么别的政策)之类的,我们“守法、守规矩”的,就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对于这种人,我只想说,只是铁拳没有砸到你身上。徐云在被打击之前也是很红的,不知道被打击之后会不会产生什么变化。如果对权力不加限制,迟早有一天你也会遇到莫名其妙就“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被打击的,毕竟虽然取消了“流氓罪”,但“寻衅滋事”还在啊。

# #


《“加塞是一种抗争艺术”》 有 1 条评论

  1. ONO说道:

    我有一次在一个红绿灯路口遇到前面两个车追尾,已经到红绿灯的实线,我又必须要左转,就不得不从实线借道左转。过了几天就被开了罚单,后来上传了行车记录仪申诉,交警认为我应该直行去前方掉头——事实上,那个路前方去掉头后,我还是需要再次掉头回到这个发生了交通事故的路。算了,就当花钱消分买两个傻逼浪费的时间吧——因为一个不保持车距,另一个停在红绿灯前不拉手刹后退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