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加一秒了

下午广州突然解封,晚上有传言称深圳也要“放开”。看上去清零党们很快要跟着总路线一起摇摆了。但这也可能只是暂时的放松,怕广东省委十三届二次全会期间闹出不和谐的事情来,毕竟也有传言说上海疫情防控收紧。 下午的突发新闻是长者去世,不得不让人回忆起 20 多年前的时光。 第一个是打击邪教 … 继续阅读“不能再加一秒了”

使用 Clash Relay 避免机场审查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GFW 防火墙已经非常智能,很多加密协议已经能被精准识别。因此,使用 VPS 自行搭建 SS/V2Ray 节点等方式经常被封,轻则封端口,重则封 IP,被封之后换 IP 不仅耗费精力,也耗费金钱。所以机场开始流行。 然而使用机场并不一定安全。不论是直连机场还是 … 继续阅读“使用 Clash Relay 避免机场审查”

农村的学生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这几年我有资助一个西部地区的学生,从他小学开始,目前已经上初一了。今天当地负责对接的老师发来这个学期的发放记录,我顺便跟他聊了一下。 我:今年是在学校上课还是网课?当地老师:最近几天没有上课,县城有确诊病例,从上周开始学生没有入校。我:总是远程,学生很难学到东西啊。当地老师:是啊 … 继续阅读“农村的学生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明天就忘啦

昨晚真奇怪。在朋友圈发的内容被大量屏蔽后,各类行为艺术轮番上演,这种无声的“冲塔”现象有一种莫名的幽默感。但这些没用。只要当局不开枪,就不用担忧统治的合法性。群众现在的诉求是解封、回家,而不是惩治凶手。过一段时间,当局大度的承认“走了一些弯路”,群众们又会感恩戴德,大呼英明。 从 … 继续阅读“明天就忘啦”

头痛日记(二)

今日头部做后方一阵阵抽痛,推测是最近没休息好导致。晚上基本都是一两点睡觉,早上七八点醒来,最近几个周末也没有充足休息。今天终于开始痛了,自作自受吧。 至于为什么这么晚睡觉,大部份原因是是因为穷,想在黑五购入一些网络设施。爱好是一些原因,选购/优化了一些网络服务;另一方面是找大陆线 … 继续阅读“头痛日记(二)”

Bartender4 在macOS Ventura上无法获取权限的解决办法

macOS Ventura 似乎有一个 bug,可能会导致 Bartender 在 macOS 重启后或重新安装 Bartender 后没有被赋予辅助功能和屏幕录制的权限。遇到此类问题一般可以采用以下两种方式尝试解决: 但我使用这两种方式均无效,Bartender 启动时仍提示未 … 继续阅读“Bartender4 在macOS Ventura上无法获取权限的解决办法”

陪小儿看病有感

周一早上儿子开始发烧,按过去的经验,第二天基本就好了。但这次比较严重,到今天三天了还在反复发烧,而且温度比往常发烧要高,周一、周二两天都有热的狂躁哭闹都情况。今天上午有所好转,但中午吃过饭又开始发烧,所以不得不带他去儿童医院检查。 本来准备早上去,在网上看就诊指南写的就诊和陪同人 … 继续阅读“陪小儿看病有感”

人脑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下面这张图里有几种颜色? 上面这张图中其实并没有黄色,不信的可以用取色器或者单独截出你认为是黄色区域的图,这是一个大脑被欺骗的案例。类似的实验还有很多种,在这些实验中,大脑都会自我想象出一个不存在颜色或形状。这是大脑不可信的一种证明。所以眼见为实也是不准确的,只要我们精心构建出一 … 继续阅读“人脑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记者节?别自娱自乐了!

说来奇怪,我竟然有不少新闻行业的朋友。这几天据说是记者节,所以免不了看他们在朋友圈转发庆贺的稿件。很可惜,我这些朋友主要是编辑,记者倒是一个都没有。 记者节由来已久。1933 年 1 月,著名记者刘煜生被害,当年 9 月 1 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颁布了《保护新闻工作人员及维护舆论 … 继续阅读“记者节?别自娱自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