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怀念张玉白

今晚突然想念起张玉白。

那年转学后,不知道具体在什么时间、地点,也不知道是从何人口中得知了这个名字,当时觉得有些俗气。得知她的母亲是本校的教师,且离异,又有些好奇。她母亲个头很高,皮肤白皙。但她本人只有白皙,有些矮矮胖胖的,属于在人群中并不引人注意的那种。

应该是初三那年才和张玉白有第一次接触。月考后,成绩贴在大教室的黑板上,很多人围过去看。我也在人群中,那次似乎考得还不错。看完自我得意一番,想要退出人群。背后突然接触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种感觉至今难忘。我赶忙回头看是什么东西,原来是张玉白。她脸一红,我也没说出话,因为我跟她并没有什么来往,从未说过话,不算认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同龄人的乳房,那么柔软,又仿佛触电一样,让我迟迟走不出那种温柔。我很想拿接触张玉白乳房的感觉,和初恋女友的比较一番。就尺寸上来说,可能初恋女友的更占优势一些,但柔软度上,还真说不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碰过初恋女友的乳房,因此无从比较。

从那以后,我对张玉白更有兴趣了。当年的我十分害羞(现在也是如此),绝无可能去搭讪交朋友。当年似乎以有女朋友为耻辱,男人怎么能喜欢跟女人玩?会被党内兄弟们耻笑的。可笑吗?当时初中的我们,组织了个白手党,很严肃,比如撰写了包括终生不能叛党等条目的组织章程。党的奋斗目标是建立中华大帝国,为此目标,我们经常在上课时画地图,规划占领全世界的进军路线。在这么崇高的目标下,绝不可能显现出任何儿女私情的因素,会让人觉得幼稚,不配做总书记。还好这是在初中发生的,如果把时间换到大学时期,估计会被请去喝茶。

就算是一个班的同学,初中毕业后,不常来往的也不知所踪。我跟张玉白并不是一个班的,所以,跟她的接触到此为止了。多年来,我还会时不时想起当年的这件小事。连第一次跟女生开房的印象都模糊了,但这件事总是萦绕心头。后来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乳房,可再没有那种感觉了。

可怜的青春呐。

#


《“怀念张玉白”》 有 4 条评论

  1. Yat-sen Liang说道:

    作者可以开NewsLetter吗

  2. obaby说道:

    这怀念的主要是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