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派胡言 | 未分类

卧铺

昨日坐卧铺回,不如上次坐卧铺的体验。上车就发现没有电源插口,问了工作人员,说这是老车,没有充电口,也没有电源口。印象中上次坐卧铺是有的,同车厢的好几个人也是这个印象,但没有就是没有,可能是上次和这次的车次不一样,对应的车型不一样的缘故。本以为睡一觉就能到,但事与愿违。

下铺是个母亲带小女孩。直到 9 点半熄灯后,小女孩还要看视频。看的是短视频,“注意看”、“你一定想不到”、“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得不跟着听。很多短视频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甚至还不如淘宝视频的“我刷了三十年碗”、“你还在用这种”、“已经被淘汰了”。如果是长视频,至少还是连续剧,能听到一些“剧情”,短视频真是喂屎。

上铺是个老哥,在电话聊天、短视频的狂轰烂炸中依然鼾声如雷,让人羡慕。但在他下面的我就难受了。我之前不太想坐卧铺,就是怕自己打鼾影响别人。现在不打鼾了,却没有想到别人会打鼾,失算。

在上下铺的夹击中,迟迟无法入眠。到了十点左右,列车在长沙停了上客,又是一阵喧嚣。旁边的中铺也上来人了,上来就开始打电话,诉说自己差点没赶上火车,交流如何办理便宜的电话卡,如此种种,絮絮叨叨。等到她安静了,下铺的妈妈又开始看短视频,可能是女儿占了铺位,她没位置睡觉太过于无聊。

此时我的尿意也上来了。爬下去尿完尿,下铺的妈妈还在看短视频。我就在过道处坐下,虽然是深夜,窗外却不是很黑。能看到村庄、农田,还有雪。这些画面飞速从窗外划过,却又如此静谧。在这种静谧中,却更无睡意。意识到当下的现实与网络完美对应,这个六人的卧铺小房间就是一个小社会。而这个社会的有些人,总是无法学会不要打扰别人。

后又在床上,带上耳机听书,捱到凌晨两点,迷迷糊糊睡着了,中间因为列车切换轨道巨大的震动醒了一次。到早上五点多,列车抵达广州,列车员就来叫起床了。然而我还在广州的下一站,还有两小时,又睡不了了。

# #


《“卧铺”》 有 2 条评论

  1. springwood说道:

    “直到 9 点半熄灯后,小女孩还要看视频。看的是短视频”——又一个电子海洛因的受害者

  2. obaby说道:

    到处都是小美,小帅,大壮。哈哈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